Yan_依研

灣家人
競千粉!!競千不可逆 偶爾耕糧 渣渣小COSER

【競千/北狼 ABO】恆-3

競千/北狼 ABO設定

雷!!!!!!!!!!!!!注意!!!!!!!!!!!!!

本篇為 AxA!!!!!!!!!!!!!

私心設定能接受再往下!!!!!!!!!!!!

都給你這麼多驚嘆號了再沒看到我也沒辦法╮(╯_╰)╭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只要有兄弟在,什麼都不用怕,這就是千雪的世界。

因為煩悶的心情而拉了羅碧和溫皇喝酒了千雪,卻始終盯著酒杯一口都沒沾。

「千雪,是你說要喝酒的,來了你又不喝,難道你是欲求不滿?」

「靠,藏欸啊,你是怎樣看的,我哪裡像欲求不滿。」

「難道不是嗎,你自從性別分化之後我可沒有看過你和哪個Omega去開…」

「啊──好了好了,就你那張嘴也說不出什麼好話,吶,我這就乾了。」

豪邁的一杯見底,但心情怎樣也沒好轉。

「溫欸,你說我這個怪症頭有沒有其他辦法能好啊。」

「千雪你自己不就是學醫的嗎。」手中的扇子緩緩的搖著。

「拜託,我要是自己有辦法還用的著問你嗎。」

「哈,人說心病還需心藥醫。」

「我算什麼心病啊,不就只是鬱卒而已嗎?」

「這就要問你自己了。」悠閒的神態讓千雪感到火大。

顯眼的三人坐在同一桌,那麼就更讓人無法忽視了。

許多Omega蠢蠢欲動,看看是否能得到眼前三個傑出Alpha的關注。

醉的差不多的千雪準備離去,不料卻撞上了人。

「啊!抱歉,你沒事吧…」

「我、我沒事…」

剛要扶起了被撞倒的人,卻一個重心不穩跟著跌到了地上。

撐起身,千雪看到的是微長的黑色髮絲,細柔的觸感…有點熟悉,再轉個視線對上了眼,細長的雙眸,那人的瞳是迷人的金色。

「那、那個,你…」

被壓在底下的人還沒說完,便被炙熱的雙唇堵住。

大概沒有哪個Omega能夠抵擋如此帥氣的Alpha熱烈的求愛,不,又怎麼有Omega能夠抵抗如此誘人的信息素呢。

事情自然發展到現在的局面,兩人用僅存的理智找了合適的地方,雙雙倒在柔軟的床上,千雪已經認不清身下的人究竟是誰,鬼迷心竅般的身體不受控的自己動作著,好像在曾經的意想裡,自己也對誰做著同樣的事。

腦袋被信息素攪和的要神志不清,許久沒釋放的器官正在叫囂著。

 

叮咚——

 

突來的鈴響讓衝昏頭的千雪回稍微過了神,但這種時候門鈴顯得不那麼重要。

 

叮咚叮咚叮咚———

 

「媽的,到底是哪個混蛋...」

 

這種時候被打擾,心情是極度的不悅,抓了抓凌亂的紅髮,千雪還是妥協的去開了門。

 

「我沒叫客房服務,沒事了就快滾—」

 

尾音剛落,稍微打開的門被人用力的推開。

 

「小...叔...?」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門外的人。

 

「你還認得自己的小叔啊?我是這樣教你的?」不用看也知道房內是怎樣的景象,再看了千雪身上的衣服凌亂的如同沒有遮蔽般,怒意已經抑制不住。

 

「這不過就是正常的釋放而已嘛!難道小叔就沒有過?」不甘的回嘴,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莫名奇妙的被挨罵。

 

「好!你要釋放?我就讓你釋放!」

 

心底才覺得大事不妙,豪無預警的,還來不及為被揪住的頭髮喊痛,後頸的腺體被狠狠咬破,不屬於自己的Alpha信息素開始在體內亂竄。

 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」

 

千雪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著,所有人都茫然,學醫的自己也從沒看過類似的狀況,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舒緩些,不是疼痛,但是痛苦,痛苦的他全身發汗,只能無助的喊著「小、小叔......」

 

視線開始模糊,抬頭想求助,隱約間,那熟悉的臉龐好像已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。

 


评论(5)
热度(4)
©Yan_依研 | Powered by LOFTER